黑白体育提供的比赛更齐全、多直播源更准确、无插件观看更方便!

观察 | 强挖阿什沃思,曼联相中的纽卡高管有多大本事?

作者:网站小编发布时间:2024-02-21 15:18:05

曼联很可能以支付违约金的方式,从纽卡斯尔挖来体育总监阿什沃思。

英媒披露,曼联已正式与纽卡斯尔联接触,尝试挖走该队体育总监阿什沃思。周一,纽卡官方证实,阿什沃思已开始“园艺休假”,“我们对他决定离开感到失望。寻找新总监的工作即刻开始。”

阿什沃思已在内部表明了去意。不过,两家俱乐部尚未谈妥赔偿金。如果谈不拢,阿什沃思“园艺休假”要到2026年1月,即那之前不能为其他俱乐部工作。

纽卡对于阿什沃思直到前几天还在参加队内会议如鲠在喉,对于阿什沃思掌握了本队转会等事务的很多秘密信息更是倍感忧虑。这类高管离职后不能立刻去其他俱乐部工作,是行业惯例。如果曼联想让阿什沃思尽快上岗,就必须支付赔偿金。

据说,曼联愿意耐心一些,如果跟纽卡谈不拢价格,就选择等待,那意味着纽卡将给已经什么都不干的阿什沃思继续支付工资。可以说,曼联和纽卡都掐着对方的命门:纽卡觉得曼联急需用人,拉特克利夫不会希望请个总监都要耗上2年,于是新近说法是会向曼联索要“至少2000万英镑”补偿金;曼联则觉得,纽卡肯定不想让一个“叛徒”继续白拿工资,会宁可赶紧拿笔不太高的赔偿金了结此事,这对缓解财政公平压力也有一定帮助。

阿什沃思究竟有何本领,擅长哪些方面的工作,既让纽卡不愿放人,又让曼联垂涎三尺呢?

阿什沃思是英格兰足坛最受推崇的管理人才之一。2022年,曼联曾在弗格森建议下,尝试邀请尚未从布莱顿跳槽纽卡的阿什沃思,但由于曼联当时计划以默塔夫为核心建设管理层,渴望更大权限的阿什沃思没有同意。而今,阿什沃思即将牵手曼联,极大程度上意味着默塔夫时日无多。

踢球时,司职后卫的阿什沃思只是打拼于业余联赛,后来他在美国小球队当过教练,还在彼得伯勒联、剑桥联等英格兰小球会担任青训负责人。从2007年成为西布朗技术总监开始,阿什沃思的管理生涯步入上升轨道。在他任内,西布朗两度升级,还在英超打入上半区。足总注意到了他的才能,2012年,他成为足总精英发展总监,主导了“英格兰DNA”项目,为各级国字号球队植入特定风格。

2018世界杯后,阿什沃思从足总辞职,跳槽布莱顿担任技术总监。他在海鸥的2年半中,球队稳固了英超的身份,并在管理方面成为英格兰口碑最好的俱乐部之一,这吸引了纽卡的关注,该俱乐部在被沙特资本收购后,很快锁定阿什沃思为总监人选,并于2022年6月完成了这项任命。那年夏天,纽卡斥资1.6亿英镑引援,随后的赛季中获得联赛第4,时隔20年重返欧冠。

拉爵盯上阿什沃思,一大原因是拉爵的左膀右臂布雷斯福德与阿什沃思非常熟悉,2016年曾在足总共事。原本,阿什沃思并非布雷斯福德的唯一候选,但原利物浦总监沃德基本拒绝了曼联的邀请,理由是曼联对这一岗位的职务描述并不清晰,去年离开摩纳哥的米切尔也说了不。阿什沃思起初态度暧昧,上个月还曾飞赴沙特,与纽卡老板讨论冬窗事宜。但这些天,他的态度已经明朗,一旦曼联和纽卡进行正式接触,他就会明确跳槽意愿。

当代足坛,体育总监、足球总监、技术总监之类的职务愈发重要。在人们的通常理解中,总监最重要的工作是负责转会,往往还包括主教练人选的确定。当然,不同俱乐部的总监,具体职权范围并不相同。阿什沃思曾这样描述自己的工作,“我一直这样形容,我是车轮的中心点,外围是各部门的负责人。总监的职责,就是让所有轮辐正常运转,让车轮旋转起来,如果出现某个部门负责人离职,那就重新招募。”

从阿什沃思的描述,以及他在布莱顿和纽卡的实际工作内容,都可以发现,他是一个任命、调配、安排下级管理人员去进行工作的管理人员。他的特长是用人,未必具体管理转会,而是管理管理转会的人。有观点认为,曼联制服组其实有一些业务素质过硬的人才,但他们的才能没有得到正确使用和充分释放。管理层的重组,目标之一就是解决这个问题,布雷斯福德最初和业务团队谈话时就讲明了这一点。

曼联前队长加里·内维尔日前分析道,曼联的管理人员重组,会分四步走,依次是CEO、总监、招募主管、主教练。贝拉达是第一环,阿什沃思是第二环,接下来他们会聘请一位新的转会专家,具体负责引援工作。这个职位的人选,布雷斯福德会听取阿什沃思的建议。

阿什沃思擅长设计和重组俱乐部的管理架构,制定战略方向。在布莱顿,他就巩固了俱乐部务实的经营路线,在引进新秀和小联赛才俊上发力,签入了三笘薰、特罗萨尔、库库雷利亚、凯塞多等骁将,其中450万英镑购入的凯塞多,在阿什沃思离开后,以1.15亿卖给切尔西,布莱顿当然赚翻了,而出售特罗萨尔和库库雷利亚也为俱乐部带来了9000万进账。

阿什沃思重视青训建设,备受期待的新锐中锋埃文·弗格森就是代表性佳作。同时,让年轻球员外租练级、随后收为己用、最终高价套现,阿什沃思也很有心得,本·怀特和罗伯特·桑切斯都是这种成长路径,两人后来加盟豪门,又让布莱顿进账7500万。

应该指出,阿什沃思表现出的这些强项,在曼联肯定有用,但曼联毕竟是比布莱顿大得多的俱乐部。虽然人傻钱多的曼联确实需要学会低买高卖的技能,但在选材范围、球队目标、人事管理等诸多问题上,豪门跟小俱乐部还是区别很大。掌控这样的巨舰,阿什沃思难免会遇到很多新课题。

按说,纽卡在俱乐部规模上,刚好介乎于布莱顿和曼联之间,在这里的任职经历对阿什沃思是个有益的锻炼。不过,他在这里只干了1年半,虽在幕后发挥了一些或许长远可见效果的作用,但值得夸赞的显眼业绩就少了很多。

阿什沃思在纽卡上任时曾说,他需要3个夏窗才能完成阵容重组,到头来,他只干了2个夏窗,而且戏份并不重,效果也没有布莱顿时期那么出色。托纳利由于赌球禁赛,眼下自然被视作不成功的巨额交易,何况他禁赛前的整体表现也并不突出。伊萨克、博特曼、戈登等引援被视作成功,但阿什沃思对这些交易起到的作用恐怕并没有那么大,纽卡招募主管史蒂夫·尼克松、主帅埃迪·豪、担任高级球探的埃迪·豪侄子安迪·豪,都在转会事务中有很大发言权,而这些人都是在阿什沃思之前就来到纽卡的。

阿什沃思的一项引援原则,就是不能把主帅不想要的球员强塞给他。去年夏天,纽卡引援出现重大战略失误,从新援的风格和水平,到所加强位置的选择,都导致超过1.6亿英镑的投资对主力阵容没有丝毫增强,并极大浪费了财政公平额度。即便这些人选不是阿什沃思亲自指定的,但是,他作为业务主官情愿或不情愿地批准了这些转会,自然也要负上一份责任。

普遍认为,弗格森2013年退休后,曼联一直缺少总监或称职的总监,是俱乐部陷入低谷的重要原因。2021年,默塔夫成为曼联队史首位足球总监,弗莱彻被任命为技术总监。任上,默塔夫主导了转会工作,2021-22赛季起在转会市场投入了大约5.85亿英镑,但收效显然很不理想。同时,默塔夫还主导了对滕哈赫的任命,今天来看,这次选帅也难言成功。阿什沃思上任后,他的职权将与默塔夫类似,主教练和其他高管将向他汇报工作。

对阿什沃思来说,在纽卡干了1年半就离开,观感其实并不好,对个人声誉也有潜在的负面影响。曼联传奇队长基恩就质疑:这人在布莱顿干了2年多,在纽卡干了1年多,谁知道他在曼联会不会也很快跳槽?

纽卡是个被认为潜力十足的项目,按说阿什沃思本可以抗拒诱惑,干上更久。不过,他对自己在纽卡所获得的职权不太满意,幕后与埃迪·豪有过一些摩擦,而埃迪·豪深受更高级别领导赏识,在俱乐部威望很高,加之自己还得应对沙特资方的巨大期待,这促使阿什沃思决定抓住曼联这个机会。未来,曼联会给阿什沃思多大权力,授权力度能否让他满意、够他发挥所长,自然值得关注。

在纽卡角度,放人其实不是问题,强留一个萌生去意的高管毫无益处,但条件需要谈。纽卡会索要一笔“非常高”的赔偿金,有传闻说会超过1000万英镑,这对纽卡通过财政公平考核也有点帮助。纽卡当初从布莱顿挖人时,阿什沃思2022年2月就从海鸥辞职,但受制于合同规定,不能立刻到纽卡就职,而是经历了4个月“花园休假”。若非纽卡求贤若渴,最终付了一笔“转会费”,阿什沃思还要等待更久才能到任。

而今,曼联面临着相同的问题。如果曼联想让阿什沃思今夏转会窗之前到位,恐怕就要接受被纽卡宰一笔,否则可能就要等到明年。据说,曼联倒是不排除等待更久的选项。等或不等,各有弊端:不赔钱或少赔钱,继而推迟这项任命,或许会对今夏引援产生不利影响,外人也会质疑,请个总监都要耗这么久,拉爵什么办事效率?而如果为阿什沃思赔付巨款,那么,曼联解决人傻钱多问题的第一步,就是做一件看上去人傻钱多的事,阿什沃思履新后得干得多棒,才能证明他值得这么大代价?

文|奎托斯 图恩

编辑|肥猫

相关新闻